八月小說網 > 都市隱龍 > 第2444章 沙海行

王悍看著窗外的景色。

為了趕時間。

跟家里人打了招呼之后就動身離開了。

羅盤只是給了一個方向,并沒有具體的定位,所以想要找到還是會費一定的工夫。

王悍本來還動了心思,想要用科技手段少走一點彎路,但是東北佬告訴王悍,那艘船能夠躲避一切高科技手段的偵察。

那艘船大概率會出現在沙漠之中,幾個之前見過那艘船的老家伙都建議讓王悍先朝著有沙漠的地方去看看。

飛機起落,出了機場,這邊來之前已經聯系了車隊,準備好食物和水,以及一些雜七雜八用得上的東西,一行人就朝著沙漠的方向進發。

來的路上王悍隔三岔五就會看一眼那個羅盤,發現那個羅盤指針還是一直在動的。

從王悍拿到這個羅盤開始,這艘船似乎是一直就在動。

按照羅盤指著的方向來看,這艘船目前還在沙漠之中。

要是放在以前,王悍斷然是不會想到沙漠之中有一艘船,之前王悍看到莊敬堯那艘船之后,逐漸意識到了一點東西。

這三艘船,若是沒有猜錯的話,一艘在天上,一艘在陸地,一艘在海里。

車子在沙漠之中卷起來一道道遮天蔽日的灰塵。

王悍把羅盤放在前面,時不時的看一眼,結合帝佬他們之前追那艘船的經驗來看,得追好幾天了。

西北的天黑的比較晚,王悍和初六娘,羅蹇駝三個人每個人開了一輛車,婁社平死皮賴臉的坐在初六娘的車上癡癡地看著初六娘。

一直到了晚上十點多,王悍停下車,看了一眼羅盤,拿起來傳呼機,“六,羅老師,看樣子要起沙塵暴,咱們先歇息一會兒,等沙城暴過了之后,咱們再走。”

三輛車子首尾相接拼成了一個三角形。

幾人也沒那么矯情,沒有搭帳篷,就在車里簡單吃了點東西。

吃過東西王悍就開始繼續吞噬體內的那道炁體,那道雄渾的炁體和王悍的元心融合度非常高,所以進度飛快,再加上有那座小塔,王悍雙管齊下,不斷地吞噬著另外一股力量。

初六娘閑下來的時候一直都在融合母脊,按照初六的說法,現在已經融合了將近百分之八十,戰斗力相當于八心了,要是完全融合之后,那戰斗力相當于十心了。

按照初六娘的講述,初六娘的十心和常規意義的十心不太一樣。

很多人的十心一般都說的是有一顆元心十心那就是十心境界了,初六娘的境界相當于三顆元心的十心。

有很多人口中所謂的元心十心只不過是一顆元心達到了十心,因為太多的人談邪色變,很有可能炁體元心都已經七八心了,邪氣元心還處于三四心這樣的狀態,若是兩顆元心都達到十心,就已經相當于邁入了傳統意義上的半圣門檻,當兩顆元心徹底融合之后那就是半圣巔峰,也就是小圣,若是三顆元心完全融合,那就相當于圣人了,三顆十心的元心,相對而言戰斗力不亞于融合了兩道元心的強者,當然,黃念奴那種妖孽就要另算了。

所以初六娘的巔峰狀態非常強橫,最屌的不單單是初六娘的戰斗力,還有初六娘的自愈能力,砍一刀下一秒就能重新接上,初六娘可以失誤無數次,但敵人只能失誤一次。

王悍的邪氣元心根本不用操心,直接就是現成的,現在只需要提升自己的炁體元心和信仰之力的元心,后面兩者,有忘我靈境和圣光教信仰之力,還有那么多的狗門狗腿子,以及希望島上的那些島民提供的信仰之力,足夠把王悍的炁體元心和信仰之力元心頂到十心了。

這一切都只是個時間問題。

車窗之外,沙塵暴嗷嗷怒號。

沙子拍打著車窗發出毫無節奏感的響聲。

羅蹇駝非要裝個逼下去撒尿,結果尿了自己一臉就老實了。

幾個小時之后,沙塵暴才堪堪停歇了下來。

車里面還是灌進來了不少的沙塵,蒙了一層土。

王悍擦了把臉,外面天還沒亮,但王悍不愿意多等。

看了一眼羅盤,“準備一下,接著出發!”

按照羅盤的指示方向,幾輛車在沙海之中飛馳。

一直干到了中午的時候,熱的褲衩子都濕了。

空氣都被熱浪灼燙的有些扭曲。

在一望無際的荒漠之中狂奔了一整天,夜幕降臨的時候,幾個人停下車吃了點東西補充體能。

王悍扯了扯褲衩子,跳下車撒了泡尿。

抬起手搭在眼前看著遠處。

地平線的方向有幾個小黑點在活動。

“那邊好像有人!”羅蹇駝指著一個方向。

王悍看著那個方向,的的確確看到那邊有人,似乎還是個探險的車隊。

對方似乎是也發現了這邊,幾個小黑點在地平線上跳躍著,有幾個小黑點鉆進一輛車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王悍點了根煙。

那輛車朝著這邊臨近,副駕駛車窗里面鉆出來一個女人,朝著這邊不斷地揮著手,嘶聲竭力的大聲呼喊著。

“喂!你們先不要走!救救我們!”

車子臨近,副駕駛上跳下來一個女人,頭上戴著紗巾,一雙似乎是會說話的眼睛很大很漂亮,戴著蛤蟆鏡,遮陽帽下面扎著兩個羊角辮,看起來二十出頭的樣子,整個人看起來活潑跳脫。

女人雙手合十,看出來王悍是這個小團隊的領導之后,沖著王悍眼巴巴道,“這位長得像是吳彥祖和彭于晏結合體的大哥幫幫忙,我們的很多物資昨晚被沙城暴卷走了,一輛車拋錨了,這輛能開的也快沒油了,我們還有個人受傷了,幫幫忙可以嗎?我給你磕頭了!”

王悍沖著女人笑道,“行,那磕吧!”

女人愣了一下,癟著起皮了的干巴嘴唇,“我就是一個夸張手法,大哥,出門在外不容易,幫一把吧,哦哦哦,差點忘了自我介紹,我叫董樂樂,大哥您貴姓啊?”

“劉玉虎。”

董樂樂立馬道,“劉大哥,幫幫忙吧...”

說著話,董樂樂撓了撓頭,從脖子上摘了一串項鏈,又把自己的金鐲子也給取了下來塞了過來,“大哥,不白拿,這兩樣東西拿出去隨便能賣好幾萬,幫幫忙。”

王悍看著項鏈和鐲子,“不用了,初六,給她留一些食物和水,再給一壺油,我記得后備箱有個醫藥箱,拿出來給他們。”

初六相繼取出來了好幾樣東西,跟董樂樂一起開車的司機是個小黃毛,兩個人長得還有點像,在兩人后面還跟著一個兩米多高的壯漢。

董樂樂打開醫藥箱,只取了要用的幾樣東西,“謝謝大哥!”

“不用了,醫藥箱你們全拿走吧!”

王悍幾個人對這個東西的需求并不是很大。

董樂樂愣了一下,立馬感激的雙手合十。

“不用了大哥,你這也太大方了!我們夠用就行!大哥你真是個好人!

謝謝大哥,我祝大哥從今往后每年都能年入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