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小說網 > 許初願薄宴洲 > 第337章 在我這里,你最重要

他的回答,和沈卿卿在國內知道的差不多。

她心里有些不好受,但不敢隨意表現出來,只是問他們:“那我能去看看他嗎?”

她想親眼看看,他到底傷成什么樣了。

許初愿和薄宴洲還沒回答,兩小只就先舉著小手和爹地媽咪說:“去看大舅舅!我們一起去看看他!”

眠眠抱著媽咪的手,說:“我已經好多天沒看到他了,媽咪,我好想大舅舅,我們一起去看看他吧。”

堂寶對霍司御沒那么深的感情,但回霍家后,他跟家人們接觸的這段時間,也能感受到舅舅們的疼愛。

大舅舅受傷,他自然也很擔心。

許初愿明白他們的心情,就說:“好,那就一起去看看。”

沒準大哥聽到孩子們的聲音,就會醒過來呢?

許初愿在心里這么想著。

和薄宴洲說:“先去一趟研究所吧。”

“行。”

薄宴洲沒再攔著。

因為他大手筆投資的事情,研究所這邊給了他足夠的開放權,他帶幾個人進去,更不算什么……

只要許初愿不是去工作,薄宴洲都可以答應。

于是,一行人先去了研究所。

楚南辭知道他們來探望霍司御,倒也沒說什么。

如今的霍司御在高級醫療室內治療,腦袋上還包著紗布,俊逸的面容,沒什么血色。

不過,因為昏迷的關系,身上那股子冷漠,還有久居上位的疏離感散去了,看著脆弱無比。

他身上還有檢測生命體征的儀器,以及吊著維持生命體能的營養液。

眠眠瞧見他身上扎了針,已經開始替舅舅覺得疼了。

小丫頭眼睛紅紅地湊到床邊,喊了幾聲舅舅,可都沒得到回應。

“媽咪,舅舅什么時候能醒來啊,我以前喊他,他每次都會立刻回我的,這次都沒應我。”

許初愿聽到這話,鼻子一陣泛酸。

堂寶也很難受,但還是安慰妹妹,“眠眠乖,舅舅現在還需要休息呢,等他休息夠了,就會醒來了,咱們可不能吵到他。”

眠眠抿著小嘴想哭,可是硬生生憋住了。

旁邊的沈卿卿,眼淚早在看到人的時候,就掉下來了……

來之前,她已經知道他傷得不輕。

可沒親眼看到人,總歸還抱著一份希翼,覺得一切可能都是假的。

或許這只是他騙霍氏那些人的手段。

什么受傷,都是放出去的假消息。

那么無所不能的人,怎么可能會成為植物人呢?

但現在,現實卻讓她不得不承認這件事。

興許是醫療室里的氣氛太低迷,楚南辭看得都開始難受了。

他揉了揉鼻子,開口說:“好了,今天探望的時間結束了,大家出去吧,不要影響到我們實時監測。”

許初愿頷首,帶著人退出來。

堂寶很盡責地哄著妹妹,完全是個小男子漢。

薄宴洲見狀,也就沒管他們,他抬手,輕撫許初愿的腦袋。

許初愿其實已經過了最難受的那陣,剛才的心酸,也就一會兒。

這會兒平靜下來了,她打起精神,和沈卿卿說:“卿卿,我帶你先回去修整吧?”

沈卿卿卻搖搖頭,她問許初愿:“我能留在這嗎?”

眾人不由都看向了她。

許初愿也有些不解。

沈卿卿目光堅定地說:“我來之前,查過一些資料,雖然在治療方面,我沒辦法給予幫助,但是別的,我可以幫忙。

有些植物人,就算是昏迷了,也還有自己的意識,我可以陪他說說話,給他擦擦臉,擦擦手什么的,還有幫他按摩手腳肌肉……”

植物人長期昏迷,身體會出現肌肉萎縮的現象。

盡管還不知道,霍司御會昏迷多久,但沈卿卿卻想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楚南辭神色略有些遲疑,他沒有直接拒絕,而是看了眼許初愿。

許初愿聽到沈卿卿的話后,也挺詫異的。

她看了眼閨蜜,同時,腦海中一些之前被忽略的疑惑,在這時候,突然清晰起來……

沈卿卿到京都,明明沈家在京都也有房子,但她卻總要住在霍家。

許初愿之前還以為是因為她媽媽的邀請,而且她自己也很樂意沈卿卿跟她在一起。

霍家房子寬敞,好閨蜜在身邊,自己做什么都能有伴兒。

可現在她才發現,自己好像自作多情了。

卿卿這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她住在霍家,根本不是奔著自己去的!

許初愿一陣好笑,又覺得自己有時候真遲鈍,居然現在才發現。

看來,卿卿喜歡大哥,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只是……眼下大哥這樣,能不能醒,全是未知數。

她要是答應了,何嘗不是一種放縱?

不說大哥對卿卿是什么想法,如果沈卿卿深陷其中,這對對方也是一種不負責……

許初愿開始猶豫起來。

沈卿卿似乎看出她的想法,她上前握住許初愿的手,和她說:“我跟家里申請,調來國外分公司進修,我有半年的時間,不會那么快回國,初初,我希望你可以給我這個機會。”

在之后霍司御出事后,她心里其實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后悔。

她后悔自己之前不夠勇敢,沒有表達過自己的感情。

現在霍司御這樣,她不希望自己以后繼續后悔。

許初愿對她的決定,有點錯愕……

沈卿卿畢業后,就回去國內管理沈氏總部的業務。

幾年過去,她的能力,差不多完全令沈氏上下信服了。

她來國外,雖說有身份加持,但到底是重新換了個地方,事業幾乎得從頭開始……

而這是為了什么,可想而知!

許初愿最終一句勸慰的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深吸了口氣,道:“我知道了,那你就留下來吧,接下來的日子,就辛苦你了!”

她沒辦法阻攔,也不想阻攔了。

因為沈卿卿自己都勇敢地邁出了這一步。

此時的她們,心里都有同樣的難受,她不想斷掉閨蜜心里的那點希望。

未來會怎么樣,誰也不知道。

成全她吧,她和大哥之間的事情,等她大哥醒了,自有自己的決斷。

沈卿卿嫣然一笑,上前抱住了許初愿,“初初,謝謝!”

楚南辭見許初愿都同意了,就和她們說:“既然你們決定好了,那后續就交給我來安排!”

植物人的護理照顧,楚南辭比她們更了解。

因為沈卿卿執意留下,許初愿和薄宴洲,就帶兩小只先回去了。

他們到家以后,兩小只也緩過來了。

小眠眠已經不哭了。

她湊過來媽咪身邊,小手在媽咪身上輕輕拍了拍,說:“媽咪,你不要擔心,我們也可以每天去和大舅舅說話。大舅舅很疼我們的,他聽到我們的聲音,肯定也會快快醒來噠,咱們一起加油努力!”

堂寶也和媽咪說:“大舅舅要是知道,我們那么多人都在等他,肯定舍不得一直睡的。”

許初愿被他們這么安慰,心情放松了不少。

“好!媽咪不擔心,我們一起等大舅舅醒過來。”

因為長途奔波,加上孩子們剛來,需要倒時差,所以許初愿沒回去研究所,就在家陪著他們休息。

翌日,吃過了早餐,許初愿沒辦法再安心留在家里。

她已經休息那么久了,不能再這么下去了。

薄宴洲也明白她的想法,所以這次沒攔著人了,主動送她過去研究所。

中午的時候,他和孩子們去給她送午餐。

有孩子在,許初愿不得不在吃午飯的時候,停下來歇一歇。

兩小只守在媽咪身邊,點著小腦袋,說:“媽咪要按時吃飯,以后吃飯,我們都來盯著你!”

小堂寶一邊說著,一邊給媽咪碗里夾菜。

眠眠也給媽咪舀了一小碗湯。

看著兩個寶貝這么懂事,許初愿一陣心暖,“那就辛苦我的寶貝們了。”

兩小只甜甜地笑著。

許初愿把他們帶來的午飯都吃完,要送他們出去的時候,薄宴洲和她說:“我已經讓人,幫沈小姐安排了住處,就在我們隔壁的小洋房。”

許初愿有些意外。

沒想到薄宴洲竟然連這件事都安排好了。

薄宴洲低頭看著她,莞爾笑道:“好歹人家是為了你哥而來,你只需要安心做治療的事情,其他的不用操心。”

簡而言之,其他的事情,他都會幫著辦妥!

許初愿聽著他說完,內心的情緒,忽然有些無法平靜。

薄宴洲見她不說話,表情也有些奇怪,就問道:“怎么了?”

許初愿認真地看著他,說:“薄宴洲,你也很忙,有些事情,不用顧慮得太周到,你做得足夠了!

我……前些天的確受我哥的事情影響,但接下來不會了,你……有時間也多休息吧,不用總為我做什么,薄氏也需要你。”

她每天都在拼命工作,薄宴洲何嘗不是呢?

薄氏的公司在國內,他陪自己在外面待了這么久,公事不能完全撇下。

不說自己睡覺的時候,他在看文件看合同,有幾次晚上很晚了,他還沒休息,坐在電腦前和國內開視頻會議。

自己是擠出一點時間休息,他是擠著時間處理工作,許初愿都懷疑,這人每天都沒有時間睡覺的。

薄宴洲聽到她的話,挑了挑眉,接著似乎笑了一聲,“你這是……在擔心我嗎?”

許初愿目光移開,卻是第一次沒否認。

“嗯,但你別多想,我只是不想,到時候還要再照顧一個……”

最后這一句,純粹是嘴硬。

薄宴洲聽著,卻很愉悅,說:“沒事,能讓你擔心我,那我之前所做的一切,也不算白做了。”

他看了看許初愿,說:“而且,我也有休息,雖然最近事兒是多了點,但你在研究所的時候,我也不是一直在忙。

更何況,這是我難得可以表現的時候,照顧你,是我的首先任務,除此之外,任何事情,都可以排后……”

言下之意,在我這里,你最重要!